冒牌写手。

当地比较笨的一类人
但不是沙雕

我们有且终有一天要失散。一想到不光我们,其他人也会有那天,世间万物都有那天,一近一远罢了。我突然觉得告别是可以被理解的,一棵老树的死亡也是可以被理解的。 ​

【秦沐】秦奋说他要脱饭回踩,然后失败了(番外)

大家好 

夜深了 

冒牌写手出来驾驶一下自行车 🚲 

能不能看到全看缘分了

其实对于这个故事来说开不开车都挺无关紧要

那我开一下勉强算是庆祝一下500fo吧

续了一些前文的梗

很短 很没水平 还有点傻。


https://shimo.im/docs/XjOCXuPz5io2Yk10


https://shimo.im/docs/qGn8u1McrF4purFF

(补🚲)



/说点别的



这个故事断断续续写了一个月

到这里算小小的结束啦

(之后要是想到什么有趣的梗可能还会补番外之类的另说

冒牌写手根本没有想到一篇一时兴起的沙雕文居然能得大家厚爱(惭愧

也是大家的喜欢才让冒牌写手有动力更完这篇文

还被催更了尴尴尬尬

接下来打算攒攒梗写一个甜甜的生贺

我们下篇文见啦(⁎⁍̴̛ᴗ⁍̴̛⁎)


冒牌写手心里的两位爹永远是最甜的爹!


我们每天都会收获不同程度的难过

所以根据能量守恒定律

我的两个哥哥每天都会收获不同程度的开心。

【秦沐】秦奋说他要脱饭回踩,然后失败了09(完)

粉丝甜 x 明星沐 

沙雕文学 在线完结 

ooc




(二十一)



这事不对啊。


秦奋倒在床上反复回想。

这事怎么想都不对啊。


几小时之前他和韩沐伯还坐在更衣室地上亲得黏黏糊糊,现在他居然躺在自己家里的床上。


这合理吗?


然而这事在韩沐伯眼里好像又不是那么一回事儿。

他自个儿也想不明白怎么就和秦奋亲到了一块儿,还是在更衣室里。

但是怎么说呢,居然还有点享受。


秦奋的嘴巴很软,却比自己的热很多,一碰到韩沐伯就感觉快要热到融化,只好攀着秦奋的肩膀免得自己坐都坐不住。

他可以很明显的感觉到秦奋搂在自己后腰的手不安分地,一下一下重重的揉按着,甚至抽出了扎在裤子里的衬衫钻了进去和自己肌肤相贴,每一下都让人头皮发麻喘不上气,可脑子里却想着,再放纵自己一会,再多亲吻一会,然后更加用力地吻过去。


直到两人喘着气分开了一点,秦奋深深看了韩沐伯一眼,说:“去我家吗,我不想在这。”


韩沐伯的眼睛还带着迷蒙的雾气,一时没有反应到秦奋在说什么,便问到:“什么在这在那的??”


秦奋的嘴唇还贴着韩沐伯的,带着笑意低低说了句:“第一次总不能在这种地方吧?”


韩沐伯听得一愣,一把推开了秦奋,脸又烧了起来:“谁要和你第一次了??”


秦奋也愣了一下:“都亲成这样了你还要白嫖我吗?”


“…”韩沐伯转移话题,“你先扶我起来…”


秦奋“哦”了一句,乖乖搀了韩沐伯起来,撅了撅嘴:“你不愿意就算了,我送你回去。”


韩沐伯就着秦奋的手站了起来,低着头沉默了一下,又说:“我也不是那个意思…呃…”


“那你什么意思?”秦奋又亮着眼睛看他。


“…那还是送我回去吧。”韩沐伯还是别别扭扭不看秦奋,声音像是因为接吻太久而变得有点沙哑。


一路上两人之间突然就陷入诡异的沉默。

秦奋的手扶在方向盘上,几次三番想说点什么,但是词汇库仿佛突然被清空,只听得到自己的心脏在砰砰跳动。


都二十好几的成年人了,秦奋万万没想到自己会因为一个吻就乱了阵脚。


秦奋摸着良心告诉自己:不可以,是男人就要真枪实弹地干一场。


但是韩沐伯红着脸“嘭”地把秦奋关在了门外。


秦奋一边敲门一边声东击西:“开门我给你上个药?”


隔着门传来韩沐伯的声音:“…你先回去吧,我…我不想这么快。”


秦奋诚恳地回答:“我不快,我超久。”


“……”韩沐伯有点哭笑不得,他几乎可以想象秦奋瞪大眼睛说这句话的表情,但还是说了句“明天见。”




最后两个人都失眠了。




秦奋躺着对着韩沐伯的聊天窗口,输入了无数行字又删除,懊恼不已地揉着额头。

怎么我久经沙场的秦奋现在居然像个刚谈恋爱的高中生。


韩沐伯躺在床上翻来覆去,手机屏幕摁亮了又灭,打开最上方的对话窗口一拉才发现两人的聊天频率高到已经不需要把对方置顶,可就是等不到一条消息。


韩沐伯原本觉得秦奋只是一个喜欢他的粉丝,而这个粉丝刚好生活上和他有交集而已。

但是事实好像并不是这样,还和他开了一个玩笑。


现在细细想来,好像当初在机场和超话里注意到秦奋的时候,韩沐伯微博小号的关注列表里就已经有秦Roi这个人了。

他总是举着相机和他笑着说话,但是在微博里总会分享自己的生活和一点追星日常。


忍不住去注意,忍不住去关心。


甚至在知道有合作的时候心里忍不住雀跃。


栽了啊。


手机突然响起微信的提示音,秦奋发来一条消息:“我到家了。”


韩沐伯马上点开输入框想说点什么,才发现已经是凌晨五点多,距离秦奋离开他家已经六七个小时了。

“都几点了,你是用滚回的家吧。”


秦奋的消息马上回过来了:“是想着你回家的!”

然后又发来一个冒着爱心的小兔子表情包。


韩沐伯忍不住嫌弃地回复:“噫,油腻”


“那油腻你喜不喜欢嘛。”


韩沐伯觉得这一句问的没头没脑毫无根据。


但是脑海里又忍不住回想起几个小时之前和秦奋在更衣室里那个长得让人忘记时间的吻。


最后还是认命的回复了一句:“喜欢。”




(二十二)




秦奋花了二十分钟从家里赶到韩沐伯家门口摁响了门铃。

又花了两秒钟在韩沐伯开门的瞬间冲上去紧紧抱住了他。


韩沐伯实实在在被秦奋一身结实的肌肉群砸得眼冒金星,连连后退了两步,还是伸手抱住了秦奋宽厚的肩。


“去不去看日出。”秦奋把头埋在韩沐伯颈侧,嘴唇贴着他耳后最薄的一处肌肤。


韩沐伯忍不住战栗了一下,抬手揉了揉秦奋的后颈,出乎意料的顺服:“好。”



两个男人出门看日出还是要武装一下的。


何况还是拥有广大粉丝的男人。



但是好像无论戴帽子还是口罩作用都不是很大。

秦奋已经忘了自己第几次在韩沐伯的超话里大出风头了。


这个时候秦奋要吐槽:人红是非多。


韩沐伯坐在车里,看着超话里爆炸起来的评论有点哭笑不得,问秦奋:“你看这怎么办?我就不该答应你。”


秦奋观赏了一下被拍到的两人的背影,满意回答:“你看这拍的很不错嘛。”

完了又看到底下的热门评论:“哈哈哈哈哈哈你看这个评论——爹粉带沐沐看日出了呜呜呜。”


韩沐伯一个拳头就招呼过去了:“别说了!我才是你爹!”


秦奋笑嘻嘻地躲了这不痛不痒的一拳头,“你说爱豆谈恋爱是不是要杀头的?”


韩沐伯的眉毛一抬:“那不谈?”


秦奋一把握住的韩沐伯的手:“谈。”


然后是一个理所当然的亲吻。




看日出的事情热闹过一阵也就消停了,粉丝们仿佛习惯了韩沐伯的生活里偶尔窥探到秦奋的出现,也没有太多人深究。


秦Roi的微博终于又更新了一条:

“不狗了,脱饭了,还可能回踩。”


然后把简介改成了:韩沐伯前任爸爸


你的小宝贝韩沐伯微博冒泡了。


你的小宝贝韩沐伯评论了@秦Roi。


“我今天就让你知道谁才是爸爸!”






/题外话



完结啦ʕ •ᴥ•ʔ

最早起这个标题是因为先想到了结尾觉得好玩才起的,谁知道我这个龟毛个性居然为了这个梗多写了这么多沙雕话...还牛头不对马嘴的

(我就是传说中的标题党

写的不是很好,大家多多包涵哈

(居然写到完结还像个无差 

也许有个番外

也许有个新坑_(:з」∠)_

没想到一篇沙雕文也让我快500fo了…

谢谢大家的支持和喜欢💓

也欢迎大家和我讨论脑洞哈




明天更结局ಥ_ಥ








fm才结束两天我就想得不行





太帅了

repo完了

【秦沐】秦奋说他要脱饭回踩,然后失败了08

粉丝甜 x 明星沐 

沙雕文学 

ooc 




(十九)



bjjj们今天也收获快乐了。


韩老师拉大提琴小提琴各种琴的绝美宣传片终于发了。


你的小宝贝韩沐伯微博冒泡了。


你的小宝贝韩沐伯转发了@VIRGO的微博。


你的小宝贝韩沐伯发微博了。


“@秦Roi 可以来夸了。[微笑]”


伯爵姐姐:?


秦奋转发韩沐伯的微博并附上文案:“沐沐好棒!被天使吻过的手拉提琴就是好听!”


你的小宝贝韩沐伯评论了@秦Roi。


“别叫沐沐![怒]”


伯爵姐姐:???


左叶评论了韩沐伯:“哇伯哥好帅![鼓掌][鼓掌]”


一时间韩沐伯最新微博的评论区热闹非凡。


“被蒸煮布置彩虹屁任务可还行hhh”


“爹粉这么成功?”


“咋啦我们都叫沐沐咧!沐沐!@韩沐伯”


“韩老师是不是之前就认识Roi啊”


“我又在嫉妒Roi”


“有钱又帅的粉丝就有特权咩!”


“左叶弟弟好乖!”


“呜呜呜弟弟第一时间来支持哥哥了。”




网络冲浪爱好者秦奋又发现了个新大陆。


新大陆叫“叶沐降临”。

是个玄学。


点击这个玄学话题就可以收获无数韩老师对左叶弟弟爱的眼神宠溺的搂肩假装严厉的rua小孩。

还能收获无数左叶弟弟对韩老师崇拜的眼神不经意的撒娇随时随地的彩虹屁。


cp粉们纷纷大喊:🔒上!!!


这不行。

秦奋是个唯粉。

唯粉的立场是韩老师只能和伯爵🔒了。


于是秦奋告诉自己应该谨代表众多伯爵杀到韩沐伯的聊天对话框来质问一下:

“[链接]#叶沐降临# 啊啊啊啊快看叶崽和hls的手!!弟弟真的好依赖哥哥哦!!ymszd!!!”


韩沐伯回复了一个问号。


秦奋立马质问:“这是啥?!”


韩沐伯:“cp啊,你看不出来吗。”


秦奋:“☹️不许炒cp!!”


韩沐伯:“?为啥,粉丝搞的而已”


秦奋:“啊啊啊啊不管是谁搞的都不行!!小心我脱饭回踩!”


韩沐伯拿着手机笑了一下,手指飞快地打出一行字:“又不是真的。”


秦奋:“久了成真了怎么办!我告诉你大粉回踩很恐怖的!我腿毛超多!”


韩沐伯:“?你腿毛很多告诉我干嘛。”


秦奋:“…不是你想的腿毛,这不是重点。”


韩沐伯:“你别多想,左叶是我弟弟。”


秦奋:“那你对他怎么这么好!”


韩沐伯:“还不能对弟弟好了?”


秦奋无法反驳:“…不是”


韩沐伯:“你放心,父子局嘛。”


秦奋:“真的?”


韩沐伯:“多大人了小孩子的醋也吃。”


秦奋义正词严地回复:“我这是为广大唯粉坚定立场,你不要多想。”


韩沐伯:“哦。”


秦奋:“不要这么冷漠🙁”


韩沐伯:“好的。”


虽然是得到了韩沐伯本人的回复,但是秦奋摸了摸自己胸口,咋这么膈应呢??


一定是因为唯粉和cp粉天生水火不容。


可是韩沐伯怎么对左叶这么好??

秦奋又点开动图反复研究。

这不行,得当面问问。




秦奋又点开对话框:“对了,我妈公司后天慈善晚会之后还有酒会,你会来吧?”


韩沐伯自然知道这个与x莎慈善夜齐名的慈善晚会,回了句:“好歹推广大使,当然去,不过前两天练舞把脚扭了一下,早点走吧可能。”


秦奋想了想回了一句:“那我给你带贴膏药,贼好用。”




(二十)




肤浅,太肤浅了。

秦奋唾弃了一下自己。


秦奋才在酒会上找到左右逢源的韩沐伯的时候脑子里那些想好的质问的台词统统扔到九霄云外,脑中只剩下交际韩老师的得体笑容,立马冲上去微笑问候:“韩老师!!沐沐!!我总算逮到你了!”


韩沐伯徐徐转过来抬高了眉毛:“你叫我啥?”


秦奋笑眯眯回应:“沐沐!”


一抹红云瞬间就从韩沐伯的脖颈爬上了耳根,和韩沐伯交谈的人没忍住“哇哦”了一句,带着八卦的目光在他和秦奋之间逡巡了几番。

韩沐伯匆匆和人道句失陪就拽了秦奋去了露台。


“人都在呢,别那样叫我!”


“哪样?”秦奋一副明知故问的样子。


韩沐伯深吸了一口气,明知道秦奋就是在逗他,他还是咬着牙说了出来:“别叫我沐沐。”


“哎呀为啥,粉丝不都这样叫嘛!”


“你不是嚷嚷着要脱饭么,反正就不行!”


秦奋还是抱着手臂:“还没脱嘛。”


韩沐伯别过脸:“还没脱也不行,听起来怪怪的。”


秦奋往露台的栏杆一靠,往韩沐伯脸前头凑了凑:“怎么,我还特别不一样啊。”


韩沐伯无语望天,就是不看秦奋,耳朵又不争气地热了起来:“你没看刚才那人怎么打量你的吗。”


秦奋又往前靠了靠,逼得韩沐伯往后退了一步,秦奋说:“没事,我不介意。”


韩沐伯被噎得转身就走:“你这人脸皮可真是厚啊!”


秦奋见状要上去追,却只听“哐”地一声,然后就是玻璃落地的破裂声。


哇哦。


韩沐伯和迎面走来的一位大方优雅的美女撞了个满怀。

俩人都被红酒泼了一身。

真像电视剧!


直到韩沐伯一个眼刀飞过来秦奋才意识到:糟糕。


对面的美女连连尴尬地道歉然后清理裙子上的红酒,韩沐伯的浅色西装成功染上红色液体。


秦奋作为主办方——的儿子,连忙叫了人来清理顺便送来新的衣服。


“啊哈哈真尴尬啊刚才啊哈哈哈哈。”

韩沐伯拎着要换的衣服往更衣室去,秦奋忙不迭跟在后面打哈哈。


韩沐伯突然站住转过身,想开口diss两句,谁知秦奋现场表演一个紧急刹车把韩沐伯给逗笑了。


秦奋庆幸:还好没有再次发生追尾事故!


韩沐伯认自己大人大量,不和粉丝一般计较,又转回去走向更衣室。


秦奋挥挥手:“门口等你哈!”


衣服差不多换好后韩沐伯靠着墙弯腰理裤腿,谁知墙上一排年久失修的钢制挂钩被他这么一靠就落了下来,直直落在背上然后啪地滑到了地上。

韩沐伯一个踉跄坐了下去,忍不住皱了皱眉,其实本来也没什么大事,但是刚巧他腿前两天扭到有点无力,重心不稳便没站稳。

嘶,还有点疼,仿佛又扭了一下。


秦奋在外头听见“哐啷”一声响,不由得有些担心,高声问了一句“韩老师,怎么了?”


门锁从里面“咔嗒”一声,韩沐伯的声音低低从里头传来:“秦奋…你进来一下。”


天。

“怦怦”。

秦奋屏住了呼吸,放轻了动作把门推开。


却见韩沐伯坐在地上,皱着眉揉着脚踝。

秦奋连忙上前,蹲下查看。


韩沐伯忍不住往后缩了缩脚,“没什么大事,就现在有点痛,你搀我一把就好。”


秦奋皱眉,难得强硬了一回,又把韩沐伯的脚拽出来,“我先看看!”


韩沐伯突然被拽得一愣,还想收脚被秦奋按住了,只好作罢,“真没什么,刚才又扭到了而已,扶我一下就好。”


秦奋仔细察看了一番确认确实没啥大事,只不过脚背处有一点淤青才松了口气,抬头想搀韩沐伯一把,却见韩沐伯面色微微泛红,不知是更衣室空间太小热的还是什么,反正热气腾腾的显得很好看。

突然生了点逗弄的顽心,“你亲我一口我就搀你。”


韩沐伯闻言却是愣了一下:“你说什么?”


秦奋心里暗叫不妙,老鼠咬到狮子脚趾甲。

但是在秦奋的人生字典里,认怂这种行为在调戏人时是坚决不可以出现的,所以秦奋脖子一梗:“亲我一口我就搀你。”


韩沐伯一下红到耳朵尖,嘴上却也不肯服输:“你确定?”


秦奋严肃地点头:“确定。”


完了,要折寿了。

这是秦奋当时脑中唯一能浮现的想法。


下一秒当红爱豆韩沐伯就揪住了秦奋的领带往自己面前带,仰头咬了一口秦奋的嘴巴。


秦奋嗡地一下大脑当机。

韩沐伯很快就松开了秦奋的领带,别过脸推了推秦奋的肩膀:“起开,赶紧扶我一把。”


秦奋不为所动,脑中响起一句话:有权不用过期作废。

于是当机立断又搂上韩沐伯的腰亲了上去。

韩沐伯意思意思推了两下,闭上眼睛手便缠上了秦奋的后颈,嘴巴一张就追着秦奋的舌头亲过去了。


触电一样的酥麻感觉让人有点眩晕,韩沐伯微微睁眼还看见秦奋做了件让他有那么点不好意思的好事——他把门带上了。






/题外话





ooc都是我的!

耍流氓式推进剧情

只是编故事大家不要当真!

没有说别的cp不好!

(求生欲极强)

快完结了(。ì _ í。)

剩下的部分冒牌写手打算深圳追完星再回来更!

并且留下遗言:无驾照司机不会开车并踩下了刹车)


勉勉强强算一个 @蝶蝶不休 点的更衣室hhhhh

谢谢宝贝提供灵感!


请大家多多评论!

【秦沐】秦奋说他要脱饭回踩,然后失败了07

粉丝甜x明星沐 

沙雕文学 

ooc 






(十七)




秦奋快乐得像一只一米八一点五的大鸟。


还有比加到爱豆微信更快乐的事吗?


虽然在加上微信之后的五十三个小时里两人的聊天记录仅有两个表情包,向来打直球的秦奋突然在网络聊天上无从下手。

但这不妨碍秦奋觉得办公室里的文件都可爱了起来。


想到下午要去看韩沐伯拍广告,秦奋觉得自己的母亲大人都可爱了起来。


这个项目跟得不是一般的快乐啊。


秦子墨说:“奋哥,助理能继续做吗,不要工资的那种。”


秦奋大手一挥:“走,去看韩老师拉琴。”


秦子墨快乐得像一只一米七八的小鸟。


秦奋到拍摄棚的时候韩沐伯已经在化妆了,他阖着眼睛坐在镜子前面任化妆师在他脸上摆弄,一副昏昏欲睡的样子,显然没有察觉到秦奋的接近。


秦奋突然起了顽心,重重一步跨到韩沐伯身侧,嘴里还高声“哈!”了一句。


韩沐伯果真一个哆嗦,连带着化妆师的手也一抖,韩沐伯的眼线直接飞上了太阳穴。


一时间三人都愣在了当场,还是秦子墨先哈哈笑出了声:“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奋哥你完了呀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化妆师连忙找了棉签蘸了卸妆水轻轻擦拭,韩沐伯瞬间清醒了不少,不由得直接翻了一个白眼,碍于自己的脸还在化妆师手里,只得作罢起来挠死秦奋的想法。


被爱豆翻白眼什么感觉呢。


秦奋终于忍不住“噗”地笑出了声音,“对不起对不起我没注意到你在画眼线。”


韩沐伯还是垂着眼睛让化妆师捣鼓,声音却幽幽地飘上来:“那你一会注意点。”


靠,这什么盛世美颜。

秦奋话没听进去,美貌倒是看进去了。


拍摄很快就开始了,进入工作状态的韩沐伯魅力真的很不一般。

拉小提琴的韩沐伯魅力更不一般。


秦奋只见过韩沐伯拉大提琴,看拉小提琴还真是大姑娘上轿头一回。


公司新推的这一系列弓弦乐器一共四把,都是以常青树为主题做的设计,在秦奋看来不过是在琴的面板和测板上画了棵绿油油的灌木,着实普通。


但是韩沐伯一开始拉琴,秦奋马上就戴起了二百米的滤镜。


啊,这什么小提琴都被他拉贵了。

秦奋在心里吹出一万句彩虹屁这里按下不提。


最主要令秦奋开心的是,韩沐伯是实实在在拉完了一整首曲子。

悠扬的乐声在棚里回荡十分钟之久,够半条视频素材了。


这什么独家私人音乐会只为我一人举办啊。

秦奋总结了一下自己简直就是万千追星选手中的巨大赢家。

甚至想发条朋友圈炫耀一下。


但是秦奋忍住了。

不能偷跑物料是追星玩家的必备修养。

现在的小提琴沐沐我一人独享。

秦奋握拳。


拍摄很顺利就结束了,秦奋不意犹未尽是假的。


白嫖韩老师音乐会怎么可能够呢?



韩沐伯没料到秦奋居然在这一呆就是一个下午,一个boss居然做起了助理的工作,端茶送水披衣服,自己带来的助理硬生生被秦奋摁在一边好吃好喝伺候着。

现在爹粉都这么敬业了吗?


韩沐伯想了想说:“呃,那我请你吃个饭好了。”


秦奋大惊:“爱豆私联粉丝是要杀…”


韩沐伯一把打断:“不吃?”


秦奋:“吃。”




秦子墨:“那我也…”


秦奋:“我刚叫佩瑶来接你了,你俩吃啥算我账上哈。”





(十八)




韩沐伯本想请秦奋吃个饭当是祝两个人合作愉快,毕竟人家鞍前马后殷勤得很。


一想自己前几回见秦奋似乎都不多不少有那么点尴尬,再一想自己最近一翻超话里十来张图能有八九张是他耳根子通红的照片,粉丝咿咿呀呀喊着感谢Roi哥让大家看到脸红的限定沐沐,还有那么点丢脸。


但是韩沐伯自认何等豁达之人。

所以他打算拿出一副大哥的样子不计前嫌一番,吃完这顿饭我们就当没发生过爹粉这等事。




秦奋以为韩沐伯会请他吃个什么浪漫西餐之类的。

谁知韩沐伯指挥着秦奋开车到了一家墨西哥餐吧。

下车还不忘扔给秦奋一个口罩:“大粉头,别被拍了。”

话毕就溜溜达达进了餐吧。


餐吧的环境是很传统的墨西哥风格,仙人掌摆得四处都是,店堂不大,装修却像是花了大功夫,店内点着暖黄的灯光,映着桌椅吧台上色彩鲜艳的手绘,几个外国的waiter热情的抬手和二人打招呼。


秦奋惊讶道:“韩老师,没想到你也会来这种地方。”


韩沐伯笑了一声:“怎么,我还喜欢摇滚咧,你不知道的多了去了。”


秦奋:“wow,我也喜欢。”


刚坐下开始点菜,韩沐伯点了两个突然抬头问秦奋想吃什么,昏黄的灯光及其暧昧,秦奋仿佛看到对面韩沐伯冲着他弯着眼睛笑了一下,当时秦奋脑子就嗡的一下开始背诵李清照的浣溪沙节选。

绣面芙蓉一笑开。

好他妈美丽。


对不起不可以泥蒸煮。

善哉善哉。


韩沐伯没想到一顿饭下来和秦奋相处的居然这么愉快。

两人的共同语言已经不仅仅限于同龄人之间了,关于习惯,关于理想,两个人相似的看法不能再多。


韩沐伯其实对于演戏一直抱着“不了不了”的想法,但是他的经纪人一纸通告就拍在他跟前:“唱而优则演,这是国内爱豆固定的发展路线,你知道你那些女友粉老婆粉妈妈粉天天在嚷嚷着啥吗,沐沐演戏吧!韩老师去演戏!帅哥不要浪费脸!再不给你接戏约我大概要被骂到祖宗一百八十代了。”



但是他喜欢音乐,什么样的音乐他都渴望尝试,包括摇滚,他太渴望理解,太渴望遇见一个相似的灵魂了。


当秦奋眼里闪着星星地说起rock and roll的时候韩沐伯还有一点点恍惚。


缘分真是一种很玄的东西。

韩沐伯说我从此对秦奋改观。



本只是想简单吃个饭,最后还是被拍到了。


幸运的视角,为奋哥聚焦。


恭喜奋哥第三次在韩沐伯超话出道。


“我朋友在一条神秘胡同偶遇韩老师了!在和朋友吃饭呢!”


“这都可以偶遇姐妹好幸运!”


“这个一块儿吃饭的是Roi吗??”


“我的天还真的是!”


“😭什么追星赢家啊居然可以和沐沐吃饭。”


“姐妹实不相瞒,Roi他妈妈好像是VIRGO的董事长。”


“VIRGO??那个瓜主说的沐沐要接的推广??”


“不是吧??以为是粉丝实际是金主吗??”


“?????”


“我的天我脑补了一大出狗血戏码了!!”


“姐妹你不是一个人!!!”


“这个算私生吗???”


“晕,都一起吃饭了,私生子还差不多吧,cnm帅哥都给我做朋友!”


“果然有钱人才配和有钱人一起玩😭😭”


“越有钱越幸运szd”






/题外话 




不负责瞎编

我怎么写了半天俩人手都没拉上啊!

甚至看不出写的是秦沐妈的!

ಠ_ಠ气死我了

想要评论(。ì _ í。)


我做法1201深圳fm有绯舞台

作法成功干啥我再好好想想✊️


强行碰瓷跳预言家了!

我自己奶自己✊️

【秦沐】秦奋说他要脱饭回踩,然后失败了06

粉丝甜 x 明星沐

沙雕文学

ooc






(十四)




天道好轮回。

秦子墨说。


秦奋本人的光荣事迹终于被他娘悉数得知。

二话不说就把他拎回公司了。

“臭小子平时开开什么皮肤科不来公司我也当你是创业去了,老大不小了学什么小姑娘追星啊?给我回来上班!”


秦妈妈是位成功的女士,有多成功大概只能用别人家的妈妈这种词汇来描述。


所以秦奋勉勉强强也算个别人家的孩子。

大学读了个金融专业,还去国外留学镀了一个金,回来刚好可以给家里照看生意。


只不过秦奋天生爱热闹,总嫌在家里工作一点意思也无,不如自己出去开个店,舒舒服服吃穿不愁,还能做做自己喜欢的事。


掐指算算秦奋也被摁在公司里两三周了,好在韩沐伯刚好巡演结束正在修整,也没太多行程,秦奋也就老老实实待着不去触他母亲大人的霉头。


不过追星这种事,很上瘾。

秦奋觉得一日不见如隔三秋。


所以秦奋又开始和他妈嚷嚷着:好无聊,没意思。


秦妈妈一叠厚厚的材料就扔进了秦奋怀里,说:“无聊吗?把这些都好好看了,年末新项目你来跟。”


秦奋一翻材料,实实在在吃了一惊。


怎么说呢,无巧不成书。

这个书还三天两头书在自己头上。

秦奋一总结:这他妈都是缘分。


母亲大人的公司是国内数一数二的乐器公司,生意做到全国各地,子公司甚至开到了国外。

最近公司好不容易又推出了一系列新主题的弓弦乐器,除了外观设计,在用材上也有很大革新,公司琢磨着联系几个品牌推广大使做合作伙伴。


是天让我狗韩沐伯。

秦奋抬头望天。


选择推广大使这个事,对于别人来说可能还需要对比考虑一下。

对于秦奋来说,韩沐伯知名度又高还会拉大提琴小提琴,不能更合适了。


秦奋扪心自问:我戴粉丝滤镜了吗?

没有,韩沐伯本来就合适得不得了!


“哇,奋哥你这明明是公饱私囊!私联爱豆要杀头的!”秦子墨愤愤挥着拳头,实际上也不敢招呼过去。他还没有嘲笑够秦奋被抓回去上班,居然就得知秦奋摊上这样的好事。


靖佩瑶一把抓住秦子墨的手揣进秦子墨兜里:“联系推广都是是经纪公司安排的,你韩老师也就拍拍广告而已。”


秦子墨才勉强听了进去,就看见秦奋眉毛一挑,上下嘴唇一碰:“这要是成了,还怕见不到人吗。”


“啊啊啊啊啊啊你这个资本主义!”




(十五)




韩沐伯觉得这两个礼拜有点莫名的空落落的。


一定是因为巡演结束突然轻松下来了才会这么觉得的!

韩沐伯摸了摸心口。


一想起巡演韩沐伯就忍不住想起最后一场那天,白天秦奋在机场笑眯眯地对他做wink,晚上秦奋在台上笑眯眯地对他做wink。

简直就像一个人体照相机,眼睛一眨好像就有闪光灯呼啦一下。


还有那个热乎乎的拥抱。

韩沐伯摇了摇头,不想了,没啥好想的。


但是机场怎么都不热闹了。

韩老师默默发出疑问,直到脑海中浮现出一个可能的答案。


为了验证这个答案,韩沐伯打开微博登陆小号把关注列表往下一拉,点进了@秦Roi 的微博。


韩沐伯发誓他关注这个账号只是因为拍的照片还算入眼,即使他总是不看镜头。


最新微博停留在两周前。

秦Roi:被我妈抓回去上班了👋,大家不要太想我。


点开评论一看,果真一群自己的粉丝在他微博下面留言:

“啊那最近是看不到Roi了吗😭”


“什么时候回来啊哥!”


“Roi爹该不会是被迫回去继承家产吧”


“有可能诶他真的很有钱!”


“才battle完就要跑吗??”


“啊啊啊啊爹粉不要跑!”


“难怪这两次机场都不见人影了呜”


“机场没有你我们少了好多乐子啊Roi爹!”


“大家不要打扰人家了吧这是私人博耶”


“就是,你们追沐沐还是追粉头啊。”



“Roi哥快回来吧沐沐在机场都找你了!”



??


韩沐伯的目光停留在这条评论,五官瞬间扭曲了一下。

有吗????

不是吧???


冲动差点让他直接上去回复:“哪有??”

但是理智制止了他。


韩沐伯摸了摸良心,我不是,我没有。


原来被抓回去继承家产了。

是有多大家产比我重要啊!

一群粉丝居然还在这纷纷挽留。

我才是你们爱豆诶!

韩沐伯撇撇嘴默默吐槽,最后有样学样留了一条言:“舔狗,舔到最后一无所有!”




正在韩沐伯靠在椅子里愤愤不平充当键盘侠的时候,经纪人风风火火推门而入,一副喜上眉梢的样子:“韩老师,前几天我不是说在谈一个挺大的推广嘛,接下来了,对方开的条件真的很不错,又是大公司,大体条件我都看得差不多了,其他的我们明天去和品牌方吃个饭吧,他们说一定要见一下你。”


韩沐伯从手机里抬头:“那个VIRGO的新系列提琴?”


“对。”


韩沐伯本就喜欢这些弦乐,也乐得接此类推广,所以一口答应,“好,明天记得提醒我。”





(十六)




这真是一个伟大又神秘的饭局。

秦子墨擅长做这种总结。


如何伟大呢,他奋哥终于老老实实开始给公司谈生意了。

这简直是历史性的突破!


如何神秘呢,他秦子墨死缠烂打说要以秦奋助理的身份去蹭一顿饭。

想来韩沐伯应该还是不知道他将要面对的饭局对面居然会坐着两个自己的粉丝。


秦奋和公司的几个管理层提早一些到了定好包厢,其实合作上的事早就和韩沐伯的经纪公司谈得差不多了,这一个所谓饭局,其实无关紧要。


韩沐伯推门进来一眼就看到了坐在桌前的秦奋,着实有些惊讶。秦奋正在偏着头和旁边的助理说些什么,听到门声便把头转了过来,两人四目相接。


韩沐伯略一打量,秦奋穿了身黑色带暗色竖纹的西服,还有点眼熟,低头一看自己竟穿了灰色同款。

脑中一瞬间闪过无数个念头差点让韩沐伯关上门退出去。

理智按住了他的手。


秦奋显然也注意到了两人穿着一样的衣服,突然就笑开了,却不像平时大呼小叫,只是往后靠了靠,矜持地挑了挑眉,缓缓站起来伸出了手:“你好,我叫秦奋。”


韩沐伯愣了一下,慢慢握住了秦奋的手,“你好。”

众人打过招呼后便落座开始这个无关紧要的饭局。


这顿饭吃得韩沐伯有点不是滋味,聊天的时候也就罢了,无非都是接下来的合作事宜。稍微停顿的时间里秦奋和他边上的小助理总是颧骨升天地托腮看着他,给韩沐伯一种这次拿下的推广全是靠粉丝的裙带关系的感觉。


或许也可以说是裤带关系,毕竟秦奋是个男粉。


一旦产生了这种想法,一向为人正直的韩沐伯就坐不下去了,刚好听到秦奋说到什么“我有个弟弟也特别喜欢韩老师,一会可不可以帮忙签个名”之类的话。


韩沐伯腾地站了起来,借口要去趟厕所。


这算什么,韩沐伯生平最讨厌走后门。


秦奋一眼瞥见韩沐伯微微变了脸色起身离开,就隐隐意识到是不是自己说了什么不好的。

和桌上的人道了句喝多了也急忙忙追了出去。


韩沐伯站在洗手间的水池前洗了把脸,抬头就看见秦奋站在了边上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韩沐伯甩了甩手上的水,吸了一口气,直直看向秦奋眼睛:“那个…秦奋,其实你不用为了我这样的。”


秦奋居然听到了韩沐伯叫他的名字。

爱豆直呼自己名字的震撼让他直接忽略了后面半句话。

所以秦奋说了一句让自己想抽自己耳刮子的话:

“韩韩韩老师你你你你叫我名字了?”


“…你有在听吗。”


“啊!你说!你说!”秦奋觉得有点丢脸。


“…我说你愿意找我我很感谢,但是你不用为了我做这些的。”


秦奋不解地反问:“为什么?你觉得我们的项目不好吗。”


韩沐伯摇了摇头:“不是,可是我不需要我的粉丝来为我做这些。”


秦奋“嗤”地笑了一声,“韩老师,你是觉得自己不够优秀,拿不下这个推广吗。”


韩沐伯又摇了摇头,他今天戴了副金边的眼镜,顺着鼻梁滑下来一点,“我不是这个意思…”


秦奋下意识地伸手把韩沐伯的眼镜扶正,说:“那你不喜欢弦乐吗,我们家做的乐器不说全国第一,也还算排得上名号,我记得你有一把提琴还是我们家和M家的联名款。”


“那当然喜欢。”韩沐伯回答得果断。


“那就别想太多了,我们选择你来做推广大使,决不是因为我喜欢你这个原因。”秦奋突然正色,伸手拍了拍韩沐伯的肩膀,“你有流量,擅长这些,我们有作品,需要被推广,各取所需而已,我相信我们可以是很好的合作伙伴。我也相信你,一定可以把我们新的设计理念诠释得非常好。所以你千万不要因为我是你的粉丝而拒绝我们。一码归一码嘛。”


我的天,我居然能说这么大一番话,我简直就是粉丝中的道德楷模。

秦奋在心里大声感叹。


韩沐伯没想到平时在机场咋咋唬唬的秦奋居然会考虑到这些,瞟了一眼肩膀上秦奋的手,有点尴尬地摸了摸鼻梁,“诶,那是我想多了,你也别往心里去。”


秦奋豪迈一拍韩沐伯肩膀,“没事!我们回去继续吃?”


韩沐伯思索了一下,咧了咧嘴角:“那加个微信?”


秦奋大惊:“?爱豆私联粉丝是要杀头的!”


韩沐伯:“那不加?”


秦奋:“加。”







/题外话



我来了我来了

莫名挑了一个大家都不在的点儿更新

这篇感觉有点啰嗦

但是小秦小韩终于说上话了!


也不是很懂真正大生意的是怎么做的 

可能有bug

没什么内涵

大家看着开心就好ʕ •ᴥ•ʔ


我终于!考完了!

(实际上也不会加快更新的速度